WOF名将三国
当前位置:多玩游戏 >> 名将三国 >> 心情故事 >>《名将三国》小说之江湖女剑客 第十章暗流

《名将三国》小说之江湖女剑客 第十章暗流

心情故事, | 2010-12-03 10:07:29

网友评论0 | 来源: 作者:

  又是新的一天、东边微微露出一片鱼肚白。

  还是那座山崖峭壁上、还是那个隐蔽的山洞中。

  一声长啸~~貌似一只雕的鸟类从山谷内冲天而起,犹如离弦之箭直插云霄。

  洞口、一前一后站着两个人;前面一位女子面带白色金边薄纱,身穿淡红纱衣白底长裙,头挽盘云髻,髻间横插一支金凤钗,身段婀娜多姿,她正目送着那只鸟;女子身后笔挺地站着一位男子,一身黑衣剑客打扮,头戴大檐帽,帽檐周围一圈黑沙垂下,双手交叉在胸前,手持一柄似剑非剑、似刀非刀的兵器从而更显得神秘莫测。

  此两人正是乌鸦以及他口中称呼的“姐”~~~

  “乌鸦,消息大概什么时候送到?”那女子淡淡地问道。

  “姐,这只‘千里飞’,哦~~~,月夜叫他‘风神’。是月夜花重金从南疆得到的极品‘红隼’~~一个时辰平均大约可以飞行300里以上,如无意外黄昏之前应该可以到达松江县(上海),然后我们在那里的细作会把信件转到‘海神’身上,只要途中不遇见暴风雨,明早就可以到达。如果遇见绝密或者十万火急的消息,月夜还有一只像燕子一样的鸟,叫‘影子’,速度极快而且体型轻盈灵活,非常不容易被敌人用暗器打下来,至今我还没有见他用过。”乌鸦解释的非常清楚,女子微微点了点头。

  “恩~~~不过我想知道那个‘海神’又是什么,从海里潜水过去吗?”女子回过头来眼神中充满疑问。

  “呵呵~~姐,你是贵人,也难怪你不知道,刺探和传递这类都是我们下手做的事情,当然要多了解一些相关事情。‘海神’它不是什么海鱼海兽,其实是一种海鸟,也是月夜的宝贝。”乌鸦意味深长地回答道。

  “咦~~~是鸟吗?在海上风浪不小哦,能安全送到吗?”女子不由得微微惊诧道。

  “恩,中原人叫它‘信天翁’~~~此类鸟都是海面上滑翔的高手。它们能应付各种各样的气流变化,在大洋上空翱翔,它可以在洋面上踏浪起飞,然后平展双翅,顶风飞行,靠风的力量上升,稳定后再进行水平滑翔;虽然速度倒是不快,但不怕风浪。没有风浪的时候它们反而无法远距离飞翔甚至起飞;当风浪特别大的时候还可以在海上漂浮停歇,而且这个季节正是顺风,天气比较平稳,姐您就放心吧~~!”乌鸦越说越起劲,那女子越听越带劲。

  “月夜还说他另外还有一个宝贝叫做‘光明神’~也就是中原人说的‘燕鸥’之类~因为一生它都在追逐太阳,不管多远的距离它都能够到达;不过就是海上的稳定和夜行不如‘海神’,月夜一般用它来送不急而且距离又非常远的消息。”乌鸦简直说到最后手舞足蹈了,红裙女子听得一愣一愣地问道:“到底他小子有多少宝贝小鸟呀?”

  “他那里不知名的各类小鸟不计其数,临时野外遇见的也可以通过鸟语交流传递一些小消息;不过听他自己说还有一个宝贝叫‘雷电’~~~不过他只说了名字,其他只字不提。每次问起他都笑而不语,连酒后也不吐真言;我没有办法,而且也不好强迫别人嘛。”乌鸦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  “人家是高人嘛,不该说的打死都不会说。”红裙女子下巴微微一抬、眼睛扫向天空。“想不到啊~~这个学问还挺大的。月夜不愧是我国的驯鸟神人啊,不管任何地点、时间、气候,都有各种专门针对性的鸟类传递消息,不得不服啊。”女子感叹的望着红隼飞去的方向。“看来这次那人是出了大本钱来做拼这件事情了,那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呢?”女子回头继续问道。

  “我在那边和他一起的时候,无聊时就一起聊天;他三句话不离本行,久而久之我也知道的多了。”乌鸦苦笑着耸了耸肩。

  这一男一女仍然聊着,而‘风神’早已不见影儿了~~~~~~

  南阳城福来客栈、二楼最右边上房、屋里有两个男人。

  此时只见一个大汉正在床上斜躺着幸灾乐祸、拍手大笑;一个俊男正坐在一张小圆桌旁垂头丧气、呜呼哀哉~~~~

  “哇哈哈~~~阿飞啊阿飞!亏你还是青龙门的锦衣卫头领,居然~~”

  “你烦不烦啊!小声点行不行?小心隔墙有耳,到时候给咋们惹麻烦!”飞龙不耐烦地挥挥手叫停。

  天虎苦笑着吐了吐舌头,耸了耸肩;想不到粗人也有可爱的时候:“好吧好吧,不过你也真是窝囊,居然被一个无名小子用下三滥的手段搞翻了,哈哈~~”虎说着说着还是禁不住又大笑起来。

  “哎~~”龙一声长叹,一手拍在桌上站了起来。“想不到啊,想不到~~我见那小子倒地后正欲反身将他拿下,这天杀的手又是一甩。还以为又是什么暗器,想不到居然是一把石灰粉~~叉他妹的!这次算是劳资阴沟里翻船了~~”

  “哈哈~~~最想不到是飞龙居然说脏话了,同道中人啊~~”虎笑得非常开心,从床上蹦了下来。

  “去~~~你喝了马尿就亢奋;我怎敢个天哥相提并论啊,我只会哄女孩子开心而已”龙也禁不住感到好笑,笑骂着天虎。

  “日~~咋们谁也别说谁了,你还是再去厨房找一些清油洗洗眼吧,还有一些红肿。昨晚还害得劳资做飞贼去厨房给你偷油~~~~哈哈”

  “嘿嘿,天哥你就不知道了吧,洗眼睛最好的是~~美女的~~~奶水。”不愧是飞龙,眨眼工夫又恢复了本能,他边说还边对着虎挤眉弄眼。

  “你个臭小子~~~哈哈哈~”

  日上三竿、城外郊区、路边小茶摊、一张桌子、两个人。

  “燕飞,你太不小心了,居然被发现了,对方知道你的底细吗?”一位书生打扮的中年人悠闲地喝着茶,正漫不经心的问着对面位子上的一人。

  “回堂主,我想应该没有发现我的底细,毕竟我用的只是普通暗器,而且用江湖小混混的下三滥招数脱得身,最多认为我是个一般的盗贼。”回话的正是昨夜与飞龙交手的蒙面人,大约二十几岁;此时换了一身打扮,像个生意人。

  书生暗自摸了摸下巴:“恩~~还好。不过这次看来事情是闹大了,从你说的对手的招数分析来看,恐怕~~~连东厂的高手都来了。看来你不能够再继续待在这里了,我会另外安排一个人和你换换位置,我们还是要小心为妙啊”

  “属下明白!”燕飞微微点头回道。

  “好,你即刻动身,先回去把现在的情况报告给副帮主,听候安排吧,撤了。”

  话毕,两人起身费了茶钱便分道扬镳了。

  还是那片芦苇塘、还是那座破屋;却再也见不到那匹母狼。

  “嗯~~~~”一声轻吟,舞儿终于慢慢地、无力地睁开了双眼;一阵头晕目眩,好不容易看清楚了周围,此时咕噜噜趴在舞儿的怀边紧挨着正在熟睡,嘴边还沾有血渍。

  舞儿吃力地坐了起来,用手按了一会儿太阳穴,然后微微甩了几下头年稍微感觉好点了,准备慢慢爬起来。可是刚刚起身一半,双腿感觉好像踩在棉花上,又一次无力地摔倒在地;舞儿的手不小心压到了咕噜噜不知哪里,只听到“嗷~~!”的一伸惨叫~~~~~~~~

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? 已有0人评价,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。
0
0
0
0
0
0
0
0
继续努力 愤怒 好帖要顶 路过 无聊 雷囧 恶心 不知所云
0 [与更多人共享]

焦点关注

名将三国游戏要闻

武器装备

游戏壁纸

火热论坛

测试时间表

新游预订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