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F名将三国
当前位置:多玩游戏 >> 名将三国 >> 心情故事 >>《名将三国》小说之江湖女剑客 第九章子夜

《名将三国》小说之江湖女剑客 第九章子夜

心情故事, | 2010-12-03 10:07:05

网友评论0 | 来源: 作者:

  这晚、舞儿好不容易把母狼给葬了,又给咕噜噜喂了狼奶,正准备整理一下床面和生火;不知是太疲惫还是怎么的,从埋葬母狼的时候就开始感到头晕目眩;现在终于熬不住了,只感到突然眼前一黑,舞儿软绵绵地瘫倒在地面之上。

  在舞儿伤口包扎之处,隐隐可见渗出暗带黑色的血迹~~~~~

  南阳城三十里外、西南方向、某山崖峭壁、一个隐蔽的山洞里。

  “嗯~~~这时辰应该也差不多了。”洞内石壁的火把映出一个身穿淡红纱衣白底长裙的女子,正背对着一人喃喃说道,听得出略带焦急。

  女子背对这人一身黑衣剑客打扮,头戴大檐帽,帽檐周围一圈黑沙垂下,看不出此人年龄和相貌。“姐、您放心吧,月夜的驯鸟术几近巅峰、百试不爽,消息肯定送到,再等等吧。”从声音和谈吐看来此人正是“乌鸦”。

  不愧是东瀛轻功第一的“乌鸦”,半天不到就是一个来回,而且之间还做了些事情。

  “我也相信他,不过此次事关重大,中原有句俗话说: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啊。”女子有些担心的貌似自言自语着。

  乌鸦听了也不禁担心地来到洞口,看了看洞外三处插着呈三角形排列的火把,确认无误后又看了看南阳方向的天空却毫无动静,不由得像猴子一样抓头挠耳起来;而洞内女子仍然背对着婉婉而立,貌似很淡定。

  乌鸦正焦急间,忽闻上空一声鸟鸣,只见得一只夜莺朝火把方向飞来。乌鸦大喜过望,右手向斜上平伸,夜莺在上空盘旋一圈后,确定没有找错对象,便在那人手臂上停落下来。

  乌鸦亟不可待地从夜莺腿上的小竹筒里面翻出一张纸片。随手拿出一把鸟食撒在地上,便转身快步走进洞内。

  那女子早已听到动静,已然转身过来,此时正伸出玉臂欲接看字条。

  乌鸦进的洞内,不由得和那女子双目相对,眼前的情景让他身形顿了一顿:在墙上几把灯火下,红衣女子那瓜子型的白嫩如玉的脸蛋上,颊间微微泛起一对梨涡,淡抹胭脂,使两腮润色得像刚开放的一朵琼花,白中透红;簇黑弯长的眉毛,非画似画;一双流盼生光的眼睛,那诱人的眸子,黑白分明,荡漾着令人迷醉的风情神韵;头顶挽着盘云髻、横插一支金凤钗、衬托周围飘逸的长发散发出了几分仙子般的气质;如羊脂玉的手腕处带着一个乳白色的玉镯子,温润的羊脂白玉散发出一种不言的光辉,与一身浅素沙裙的装扮相得益彰;脖子上带着一根银制的细项链,隐隐约约间泛起一些红色的光泽。乌鸦定睛一看、只不过是项链之间镶嵌着一颗朱红血的晶石罢了。

  “怎么了乌鸦?”女子的眉尖眼梢嘴角都略微一翘,颊间梨涡越发醉人;一双眸子里仿佛有星星点点,直勾人魂魄。

  乌鸦身子一颤“啊~~对不起。姐,您真地很漂亮。想不到第一次见到您打扮成中原女子居然如此迷人,再加上一口流利的京城口音,简直比本地人还地道啊!”乌鸦心服口服的地感叹道。

  女子嫣然一笑,玉臂继续微微向前一伸:“快拿来吧,正事要紧。”

  “哈伊!”乌鸦双手拿着纸片,恭恭敬敬平举到额前,低头递给了那女子。

  “恩~~很好,一切顺利。”女子边看边悠然念叨着,眉间眼角处流露出异常地舒展。“乌鸦,回暗号给月夜,一切按照原计划行事。”

  “遵命,姐~~!”乌鸦掩饰不住狂喜的心情,转身奔出洞外,一把抓起正在进食的夜莺,对着它做了一个奇怪的手势后,往天空轻轻一拖,夜莺便展翅扑腾着飞回去了。

  而此时那女子也在来到洞口望着南阳城方向默默念叨:“但愿一切顺利~~”

  “乌鸦,明早天一发白,你就放出‘千里飞’,一定要把最新消息传达给那人。”

  “哈伊~!”

  南阳城福来客栈、二楼最右边的一间上房、房内有两个男人。

  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正在床上死仰八叉地横躺着,口鼻中呼噜震天响,屋子里隐隐散发出一股酒臭之气;另一边、一扇靠街面的窗户前,一名身着青色衣裳的翩翩男子正略微抬着头,仰视着黑夜里的星光。

  此两人正是飞龙和天虎。

  龙听见身后虎的呼噜声不由得眉头一皱;再加上这段时间的事情更显着心烦。几步走到虎的身前,三只手指一伸便夹住其口鼻。弄得虎一时呼吸不畅,脸色更显得如猪肝一样;终于憋不住虎眼一睁,大叫一声跳了起来。

  “我曰个仙人板板哦,阿飞你找死啊,不让劳资睡觉劳资就和你拼命!”虎边挣扎着起来边咆哮道。

  龙微笑着一闪,一边戏言道:“嘿嘿~~~天哥,是你不对在先吧。我都劝你这几天少喝点酒,你还喝成这样像死猪一样;你这呼噜声不但搞得我无法入睡,更是暴露目标啊。你就不怕事情暴露老大给你用宫刑吗?”

  “你~~我…”

  “别什么你啊我啊的,这次东西到手了,我奏请老大赏你一座酒池,你跳进去泡着喝死你都办得到。”龙继续伶牙俐齿的打断了虎的话。

  “草,劳资说不过你小子。我继续睡了,你自己看着办吧,是兄弟就帮我看着点,以后哥给你找十个八个美女吸**你。”虎不甘示弱地反驳道,随手便把被子往头上一卷,抱头大睡去了。

  龙看着虎不禁摇了摇头,脸上一改往常吊儿郎当之色,继续眉头紧锁地望着窗外。

  突然,龙眼角瞥见一道黑影从对面房上飞过。龙袖子一挥,桌上油灯忽的熄灭;同时龙的身影已经从窗户钻出,腿在窗棂上轻轻一点,身影直扑对面黑影而去。

  龙在飞出这段眨眼之间,已经闪过几个念头。暗杀?刺探?引诱?还是一般的小偷?不过并没有过多的时间让他思考,既然人已经飞出来,在空中是无法后退的。那黑影轻功一般般,没有跑多远便被龙截住。

  “何人鬼鬼祟祟的,难道是来采花的?阁下既然来了,为何不以真面目示人?”龙手中仍然拿着那把折扇文绉绉摇着,脸上又露出一副混混像摇头晃脑地说道。说龙像读书人,还不如说他更像一个有文化的流氓。

  对面黑衣蒙面人明显是不敢暴露身份,半个字不说,伸手就是一枚飞镖。龙听的风声微微一侧身,这镖算是白花钱了。

  蒙面人一看不是对手,出绝招了~~~~这次双手一甩,两把“满天星”飞出。好一招“漫天花雨”~~!

  一片星光点点笼罩着龙的全身上下方位~~~,十个人起码中招九个半人!可惜他遇见的对手是飞龙。龙手中折扇但见上下翻飞,一片白影之中伴奏着叮叮当当之声;大部分暗器被打落在地;剩下几枚暗器又落空了。

  “哟~~你可真舍得花银子啊。哈哈”龙此时还不忘挖苦对手一句。

  蒙面人也不搭话,趁机一个鹞子翻身,向后倒飞而去。龙的嘴角一斜,一招“龙游四海”脚下生风,手中折扇“啪”地一声合拢,以扇为剑,直取对手;蒙面人只见月光照映之下一道青光飞来,青光之中隐隐带着四条龙影,不由得大骇;一招“懒驴打滚”险险避开龙影,不料却被龙的脚点中腰眼,不由得全身酸麻。

  蒙面人心中叫苦不迭,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“日~~”

  此人强忍着不适站起身来。还未站定,天龙一个旋身,忽的变招,听到一声轻呼;“游龙三斩~~~!”

  蒙面人-大惊失色,看来今晚要栽在此处了。

  南阳城西北方向二十余里、树林深处、一片芦苇塘、一间破旧的木屋之内~~~

  狼崽咕噜噜好像察觉到了什么,摇摇摆摆地蠕动着身躯爬到了舞儿身边。用鼻子再次嗅了嗅,确认了方向,靠近了舞儿左臂受伤处。用小爪和**抓咬着包扎在上面的布;还好包扎的不严,在咕噜噜的坚持不懈地努力下终于撕咬开了。

  咕噜噜口中发出奇怪的声音,它更加地靠紧伤口处,并贪婪地吸允起来~~~~~

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? 已有0人评价,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。
0
0
0
0
0
0
0
0
继续努力 愤怒 好帖要顶 路过 无聊 雷囧 恶心 不知所云
0 [与更多人共享]

焦点关注

名将三国游戏要闻

武器装备

游戏壁纸

火热论坛

测试时间表

新游预订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