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OF名将三国
当前位置:多玩游戏 >> 名将三国 >> 心情故事 >>《名将三国》小说之江湖女剑客 第七章镖局 下

《名将三国》小说之江湖女剑客 第七章镖局 下

心情故事, | 2010-12-03 10:06:41

网友评论0 | 来源: 作者:

  血~~暗红色的鲜血~~~正顺着剑身流下,再沿着剑柄一滴滴淌下,滴落在地上犹如雪地里盛开的梅花。

  舞儿的胸脯急促的起伏着。是紧张?是疲惫?是痛苦?没有人能够体会。断剑当啷一声落地,舞儿瘫坐在地上,几缕青丝散落在脸庞,眼中流露出无限地惆怅~~~

  怀中的咕噜噜在刚才厮杀中早已醒来,“呜呜~~”的哀声更加增添了几分伤感。

  良久,天空已经暗下。舞儿走进屋中,在包袱里面找了件旧衣服撕下一块布条,慢慢地包扎着左手臂,看伤口的样子是被猛兽利爪所伤。

  此时的咕噜噜,正在舞儿怀中不安的蠕动着,口中发出“呜呜~~”,是害怕?是悲伤?是~~~~也许是饿了吧。

  舞儿轻轻地掏出咕噜噜放在原来的草堆中,再在上面盖上了她那件旧衣服;回身出门,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母狼,无奈地摇了摇头;然后拿出水壶趁热把母狼的乳汁挤入壶内。

  狼乳挤得差不多了,舞儿拾起断剑回到屋里。片刻后从屋里找来一把断了一半柄的锄头,来到屋后找了一片空地挖起了土坑;一盏茶后,舞儿正准备盖土,可又想了想,割下了母狼的尾巴,并且拾起一颗已经被剑劈断的狼牙,然后才把母狼掩埋了。

  南阳城南大街、威武镖局后花园、一轮残月、微泛荧光摩挲着水上凉亭。

  凉亭内、只见一女子:身穿白色纱裙,腰间用水蓝丝软烟罗系成一个淡雅的蝴蝶结,墨色的秀发上轻轻挽起斜插着一支薇灵簪。肌肤晶莹如玉,未施粉黛,却更显出天生丽质;此时她正坐在亭子里;美目流转,悠悠起身漫步走入水面长廊;晚风轻抚、裙角飞扬,她忽而恍若黑暗中丢失了呼吸的苍白蝴蝶,神情淡漠,恍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般;忽而又嘴角勾起一抹笑容,如同烟花般飘渺虚无而绚烂。此人正是总镖头的千金“凝儿”

  “小姐,你今天是怎么了?被扔下台虽然面子是丢了一点,也不至于让你失魂落魄吧,又不是你打架没有输过。”站在身后的丫鬟正是可可,她脸上露出一副俏皮模样,口中满不在乎的说着。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尊卑之分、她们倒似一对亲姐妹~~

  凝儿没有任何反应,目光似有似无地欣赏着潭内的荷花。

  “咦~~?”这丫头偏着头看了看凝儿。“啊~!我知道了啦,小姐你该不会~~~?难道当真~~~~?”眼珠滴溜溜一转拍手笑道:“凝儿大小姐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不愿意继续比武招亲了,也终于知道你为什么今晚突然之间穿这么漂亮啦~~嘻嘻,原来我们大小姐真的长大了!有心上人喽~~咯咯~~~~~”着丫鬟边拍手大笑边跳到一边。“是谁呀,快告诉我。”

  此时的凝儿的脸颊早已红霞满天飞,更显得娇媚动人。“你这死丫头,满口地胡说八道,看本大小姐今天给你好看。”

  还是那个后院、还是那轮残月、还是那座凉亭;除了这些,风中只留下一串银铃般的笑语~~~

  眼看快亥时了,池塘中的蛙鸣,草丛中的蛐蛐声,都说明了这里的人们基本上都睡了。只有镖局书房中还在烛光闪烁,窗户上一个人影来来**地走动;总镖头赵志龙紧锁眉头,看来正在思索着某些事情。

  此刻、镖局*院、水井旁、乌云闭月时。

  一个伙计仍然还在干活:打井水、挑水、入柴房、劈柴。看来是为明天大家的伙食正在忙碌着。

  这个小伙子自称名叫“月夜”~~他来了有几个月了。那天、月夜在镖局门口头戴麻布跪了几天,只为卖身葬母。凝儿看他可怜便求她爹爹给他找个事儿做,于是便被赵志龙安排厨房打杂,平时干些挑水劈柴、打扫庭院之类的粗活。为人也算老实,干活勤勤恳恳、任劳任怨,就是不怎么爱说话,大家也都习惯了。

  今天仍然是很晚了还在干活。月夜把水桶放了下去,由于水桶自己不会沉入水底,所以他牵着绳子上下左右地甩荡了几下,水便进入了桶内;不过今天好像不是很顺利,浪费了一些时间才打满水提了上来,然后同理另外一桶也打好了,月夜挑着水进入了柴房。不一会儿,房内油灯灭了,看来今天的事情做完了。

  月夜出得房来,很随意地伸了伸懒腰,口里轻轻地吹着一首小曲儿,微笑地目送着院内树上的一只夜莺,它正往月亮的方向飞去。

  此时、夜深了,好像已经到了他们约会的时间。

  “凝儿、诸葛老弟,随我来。”赵志龙低沉地声音在书房里面隐约传开。

  赵志龙秉着烛灯,带着二人来到书房里屋。书柜上参差不齐的放着一些文言文和类似某些基本武功的书籍。赵志龙在最下面找到一本破书拿了出来,手往里一伸,直听“咔哒”一声轻响,看来是触动了什么开关。果然、随后只见他用双掌一推,书柜边向一边滑去,后面露出刚好差不多刚好过一个成**小的暗门。赵志龙手势一招,大家便鱼贯而入。

  “爹爹啊,想不到我们家居然有这个秘密啊。你还瞒着女儿呀,是不是有什么宝贝不想让我知道啊。”凝儿一进暗室局就咕哝着嘴开始撒娇了。

  “别闹了,凝儿。这次叫你们两人来是有一件万分重要的事情。”赵志龙紧锁眉头一本正经的说道。“这里是我们祖传的秘密暗室,以前只有你的祖父和我知道;这次事关重大,就只好先提前让你两人知道了;有一个神秘人威逼利诱地用重金和权利让我们镖局接一个暗镖,我本不想接这个棘手的事情,不过……哎~~”赵志龙摇了摇头。

  “爹爹,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凝儿忧心忡忡的望着她父亲。

  赵志龙目光炯炯地继续说道:“这里不仅是珍藏你祖父和我平生收集的宝物和我们家的武功秘籍,还是藏身避难商议重大事情的地方。诸葛先生是我从小的莫逆之交,所以整个镖局现在就我们三人知道。”

  一旁的诸葛先生一直笑而不语,凝儿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眨巴着认真听着。

  “你们听着,后天就要开始走镖了,我具体安排~~如此如此、这般这般~~。”赵志龙神色沉重地一一吩咐道,诸葛先生和凝儿不住的点头。

  舞儿好不容易把母狼给葬了,又给咕噜噜喂了狼奶,正准备整理一下床面和生火;不知是太疲惫还是怎么的,从埋葬母狼的时候就开始感到头晕目眩;现在终于熬不住了,只感到突然眼前一黑,舞儿软绵绵地瘫倒在地面之上。

  在舞儿伤口包扎之处,隐隐可见渗出暗带黑色的血迹~~~~~

看完本文后有何评价? 已有0人评价,点选表情后可看到其他玩家的表态。
0
0
0
0
0
0
0
0
继续努力 愤怒 好帖要顶 路过 无聊 雷囧 恶心 不知所云
0 [与更多人共享]

焦点关注

名将三国游戏要闻

武器装备

游戏壁纸

火热论坛

测试时间表

新游预订榜